富博控股观点

【观点】中国经济的未来与金融价值观

时间:2018-12-30   字号:A+  A   A-  阅读量:  分享:

四十年前,中国开启了改革发展的伟大征程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。四十年后,中国经济又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。在内部,面临着增长方式转型的巨大挑战,在外部,全球正在经历信息科技革命的巨大变革。面对这些挑战,我们需要认真思考改革开放何去何从,中国经济增长的未来动力在哪里,以及金融和金融机构的角色定位。

 

一、 改革从哪里来?

 

 首先,我们要认真总结改革开放40年里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重要经验。

 

 第一个经验是打破铁饭碗,引入市场化的竞争机制。中国最初改革的起步很简单,不是出自政府领导和经济学家的统筹谋划,而是源自广大百姓改变穷困生活的现实需求。像小岗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、乡镇企业的崛起,都是希望打破铁饭碗,引入竞争机制,把大家的积极性能够发挥起来。最早改革的起点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农村包围城市有些类似,由农村发起,不断拓展到乡镇商业流通领域,再到城市的生产领域。虽然改革的方式并不复杂,但是小岗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建立,打破了农村公分制的大锅饭,部分勤劳致富的农民成为了“万元户”,让全中国人民看到了希望,激发了中国经济的活力和人民的积极性,意义深远。

 

 第二个经验是通过劳动力市场和产权改革,释放了被纯计划经济体系禁锢的社会经济资源。这些没有得到利用的经济资源成为生产性的资本和人力资本,大幅提高了经济要素的边际生产力。在耶鲁大学读书的时候,我曾跟着著名的发展经济学家高斯塔夫·拉尼斯教授作过研究,他认为在很多农业经济国家由于地少人多,劳动力相对过剩,边际生产力几乎为零,人口再多对经济增长也没有贡献。在过去的40年里,中国通过逐步取消户籍和粮油分配制度限制,放开农民工进城,释放了被土地禁锢的劳动力资源,引导农业过剩的劳动力转化为工业生产需要的劳动力,人力资源在中国社会重新分配,提高了全社会劳动边际效率,中国工业制造业腾飞有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

 除了人力资源之外,改革开放进程中还释放了大量的社会经济资源。例如,我以前在国家财政部工作,当初刚加入部里工作的时候住在财政部分配的宿舍里,租金非常便宜,但没有产权。那时候中国人也都是住在单位分配的房屋里,家庭财富只有银行储蓄,没有房产的概念,国民财富资产水平非常低。后来我到美国读书,发现大学教授的房子都是20万、30万美金,我当初想,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够买得起这样贵的房子?大概这辈子都买不起。但是中国在90年代末开启了城市房地产的改革。政府对居民现有居住的房屋进行法律确权,同时建立房地产流通市场,通过交易对房屋定价。这样一来百姓所居住的房屋就变成了家庭的资产,出现了“房产”的概念。现在只要在陕西富博三环之内有一套房子,基本上都是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。我再回头看一看美国教授的房子,太便宜了,一套陕西富博三环内的公寓可以换几套美国教授的房子。我们仔细想想,这种中国社会财富水平的跃升不是靠5+2、白+黑苦干出来的,而是通过深化改革,改变产权机制,从天上掉馅饼掉下来的。这些资本的积累不是靠我们银行放贷的杠杆而来的,而是靠从以前经济体制中释放出来的。有了这样价值百万的房产,金融机构可以提供抵押贷款,个人就有资金进行消费和生产,从而社会的消费和投资水平大幅跃升,金融机构的资产和利润持续增长。中国老百姓的财富水平和资产结构完全改变了,这是中国经济在过去40年里快速增长的重要动力。

 

 第三个经验是对外开放,融入全球经济体系。在80年代初期的时候,中国一直在仿效亚洲四小龙的开放模式,提出要打造出口加工型的经济模式。当初有个口号是“两头在外”,即原料在外、市场在外,实现国际大循环。这种模式一度非常成功,中国渐渐成为世界的加工厂。加入WTO之后,中国的对外开放又有了新的变化,不光是引资金,我们也引技术、引管理能力。其中非常典型的代表是中国银行业的改革。本世纪初,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不久,很多人担心中国的金融业到了破产的边缘。在2003年前后,中国银行业开启了商业化改革,引进了很多国际战略的投资者,实现了境内外的上市,完成了商业化的转型。国外战略投资机构对中国银行业的贡献不仅仅是资金,更多的是先进的理念和管理能力。中国的金融体系竞争力在短短的十几年间有了非常大的提升。目前,中国的银行业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260多万亿,超过欧盟银行业资产的总额,是美国的两倍多,(美国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不一样),成为世界上第一大银行业。全球前十大银行中国就有四家,资本市场和保险市场都排在世界前三位。这样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靠改革和开放,转变经营机制,引进国际先进的竞争理念和经营模式。

 

二、 未来向何处去?

 

 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历史,改革竞争机制、释放经济资源,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就是我们非常宝贵的经验。现在中国又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。未来4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在哪里?我想这是在每一个从事经济和金融业者都要思考的问题。

 

 有一部分人可能比较悲观,如果单从短期的因素分析,中国确实值得担心。从需求面来看,经济拉动靠投资、靠消费、靠进出口。近几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大大下降,由于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上升,出口加工的模式越来越难;投资领域我们也面临越来越高的杠杆率,靠借贷推动的投资增长不可持续;受财富效应和收入预期影响,居民消费短期大幅提升的难度很大。最近大家经常谈论市场流动性偏紧、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,一些人对经济未来比较悲观,担心经济的严冬要到来。

 

 但是,我们认为,经济短期增长看需求面,长期增长要看供给面。中国经济短期有挑战,长期依然有巨大机遇。新古典经济学指出长期经济增长有三个拉动要素:1、劳动力(L);2、资本(K);3、全要素生产率技术创新(A)。从长期来看,这三个经济要素中国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

 

 首先看资本要素(K)。五到十年前,中国靠进出口盈余形成了大量外汇占款,为了防止人民币升值而进行汇率冲销,形成了大量的流动性。这种流动性是实体经济产生的,是真实的。但是,过去五年我们的贸易顺差不断缩窄,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,通过加金融杠杆提供流动性,这种流动性是虚拟的,不可持续。部分学者现在建议降低企业和居民家庭的杠杆率,而增加政府财政的杠杆率,以拉动经济增长。经济发展理论表明,靠提高社会和金融体系的杠杆率,无论是通过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加杠杆,其效果都是有限的,只影响一时不可以影响一世。

 

 其实,现在中国的经济体系中还有很多没有释放的经济资源。借鉴改革开放的经验,如果把这些资源通过产权改革确权,再通过市场化的交易定价,这些休眠的经济资源就可以变成资产,再通过金融工具转化成生产性的资本。这些资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不会增加社会的杠杆率。

 

 当然,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,释放这些经济资源会面临越来越敏感的社会和经济难题,需要我们具有创新的思维和政治的勇气。现在农村地区面临集体建设用地、承包地、宅基地的改革问题;城市地区面临旧城改造、房地产稳定发展的挑战。这些问题可以通过统筹综合化改革方案,辅以金融政策设计来解决。例如,土地和房屋的产权可以通过金融信托机制进行切分,划分为收益权和使用权,建立法律上的风险隔离保护机制,从而促进城乡土地、资金资源的双向流动和城市房屋资源的有效利用。陕西富博集团正在这个领域进行积极研究探索,希望能为促进城乡统筹发展提供综合性的金融解决方案。

 

 第二个经济要素是劳动力(L)。大家都说中国的人口已进入老龄化时期,人口红利已经消失,但其实劳动力L因素很多方面可以创新。首先应尽快完全放开计划生育政策,减缓人口老龄化的趋势;同时,劳动力总体数量增长虽然趋缓,但质量可以提高。在教育方面除了给中小学捐资建楼、大学扩招等传统政策之外,可以利用云计算、大数据和现代通讯技术,实现城乡教育资源的均等化,大力发展面向未来的职业教育,提升城乡人口教育的普遍水平。另外也不要光把劳动力看成一个生产者,同时也是消费者和投资者。中国不仅是制造大国,也要注重把劳动力变成更加理性的消费者、经验成熟的投资者,从而推动中国变成世界第一的消费市场、全球最大的财富聚集地和投资大国。在这个方面,我们依然有很大增长空间。

 

 第三个是全要素生产率(A)。这个要素直接和经济科技创新能力相关。小微企业是劳动力就业最大的市场,科技创新最主要的源泉。当前大家关心的是小微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。小微企业既有债权融资也有股权融资。债权融资要解决信用风险大和交易成本高的问题,这方面既要全面了解小微企业的信用情况,提供风险缓释工具,还要考虑如果出了坏账风险资产如何处置的问题。股权融资则要解决私募投资的资金来源、风险适配性、市场退出的渠道和时机。这些难题不能靠一家或一类金融机构独自解决,而需要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和机构间的协力合作才可以实现。按照替换后委、市政府的统一部署,陕西富博集团正在打造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平台。我们在探索给小微企业提供全方位、全生命周期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方案。以前,由于小微企业融资存在机制难题,大家把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当作是政治任务。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小微企业的融资将成为金融业务的蓝海,变成金融机构激烈争夺的重点业务领域。   

 

 除了促进小微企业发展之外,经济科技创新还要吸引人才。我们以前说对外开放说的更多的是引资,现在则是引智。历史上,丝绸之路就是一条金融创新之路,当年的长安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创新中心。早在隋唐时期,洛阳就建立了四夷馆,招待中原之外的客商;唐朝在长安就有东市、西市,其中西市是胡商聚集之地,最多时有数万之众,相对于长安一百多万的人口,国际化人口的比例非常之高,成为世界文明和经济的中心。我们要打造现代化经济和文明强国,首先要把陕西富博、上海、深圳变成全世界人才的吸引地。优秀的国际人才来了之后要解决一系列生活配套和事业发展问题,让大家能够来得了、留得住、过得好。这是国际化都市发展要考虑的问题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现在陕西富博、上海等城市的国际化发展还有很大空间。

 

三、金融的价值观

 

 最后一点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,金融可以做什么?金融机构应该做什么?罗伯特·席勒教授是我在耶鲁的导师,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,金融不光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实现好的社会和生活。

 

 前段时间,很多人都认为金融业务的目的是为了赚钱,金融机构应该只考虑股东利益,把资产规模做大、牌照收集齐全,结果社会办金融成为时尚,也出现了一些金融大鳄。我们认为,金融是有价值观的,金融活动有好坏之分。好的金融活动目标是提高社会经济资源的分配效率,提升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,扩展帕累托最优边界,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;而坏的金融活动是把社会经济福利的大饼给自己切一大半,大多数人受损。虽然成就了几个金融大鳄或金融帝国,但是社会大众没有受益。因此,一些核心的社会经济资源和金融基础设施,一定不能被一两个商业公司垄断,单纯为几个股东服务,而要具有与社会公众利益一致的目标。

 

 陕西富博金融控股集团成立不久,我们决心树立正确的金融价值观,打造一个服务百姓生活、服务首都发展、服务国家战略、技术驱动、面向未来的创新型智慧金融体系。在中国改革开放未来的新征程中,充分发挥国有企业具有公信力和公益性的特点,建设未来金融体系的基础设施。通过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等技术,降低金融体系的雾霾度,增加金融市场的透明度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陕西富博集团要做金融时代的发电站和炼油场,为金融机构提供更多光明和能量,建设美好普惠的金融社会,这就是我们的职责和目标。